在一個艷陽高照的午後,街道上充滿著下雨所留下的小水漥,突然這個水漥起了一陣漣

漪,原來是有個小男孩在傳統日式街道上奔跑著,他踩過水漥毫不在乎濺起的水花會讓

自己的布鞋變髒,看起來像是要急著趕著上哪去的樣子。當他跑了一段距離後,似乎發

現了有一道關注在自己身上的眼光,回頭一看,發現在對街的路樹旁,有一個和自己年

紀相仿的女孩正朝著這邊看過來。樹葉間隙灑露著午後耀眼的陽光在女孩臉上,小男孩

也看出了神,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左腳踏在另一個水漥上,因布鞋容易吸水的緣故,冰

冷的感覺很快的傳到他的腳上。

「哇,好冰喔!」

反射神經使他向後跳離了水漥邊。

「啊~~啊 都弄溼了...」

小男孩苦笑著,正打算回頭再看那個小女孩的時候,那個站在樹下的小女孩已經不在了

...。在這個充滿日本傳統古風的街道上,小男孩呆呆的看著剛才女孩子所出現的地方

,久久沒有回神。這是折原浩平和長森瑞佳第一次的相遇...


ONE~輝く季節へ~


一個下雨的日子降臨在充滿日本傳統建築的小鎮上,遙遠的馬路傳來了一陣汽車的引擎

聲,那是一輛昭和時代的老舊公車。公車穿梭在濕漉的街道上,或許是因為雨勢有些大

的關係,這個人煙稀少的傳統小鎮上,並沒有人出現在街上。公車行駛過紅色的舊式郵

筒前,在遠方空地上,有一個拿著粉紅色雨傘的高中女學生站在空地的草坪上。這個女

孩有著一頭明顯的長髮,長髮綁成了兩大條麻花辮掛在胸前。她似乎在等待什麼似的,

一直在這個空地痴痴的望著遠方...


雨の章 茜‧詩子


在學校的鋼琴練習室中,傳來了憂傷的鋼琴旋律,那是一名外表斯文的男學生所彈奏的

曲子。雖然這是個晴朗的日子,但聽到這樣的旋律也不禁讓人有些憂愁...

學校山下的傳統街道上傳來了學生們上學時的交談聲...

「真是的,小茜」

「妳們學校怎麼連個帥哥都沒有」一名長髮及肩的女學生不耐煩的說著。

「難道妳們學校就有嗎?」這名被稱為小茜的女孩輕聲的回應著。

「呃...這麼說來哦...」

「讓我想想...」這名女學生一邊思考一邊說著。

「詩子妳真是的」兩人邊說邊笑著。

這時後方駛來了一輛新型的公車,這應該是將學生載往山上學校的交通車吧!

「啊啊~ 公車來了」名為詩子的女孩發牢騷的說著。

由於這個位置並沒有公車站牌,因此公車並沒有理會兩人就直駛往學校的道路上。

「早知道就再多等一等了」

「是詩子妳說難得好天氣,要走一走不是嗎?」小茜這麼吐槽詩子。

「不過還是覺得很划不來啊!」詩子嘟著嘴說著。

「那要不要追看看呢?」

「唉~ 還要跑太累了啦!」

看樣子小茜的提議遭駁回了。

兩人正慢慢的往學校的道路上走著,小茜卻停了下來,突然彷彿看到什麼衝擊性的事物

般....

「怎麼了?小茜」

在遠方紅色舊郵筒處的站牌,有一名男學生正要上車,這個光景似乎讓小茜有了一些衝

擊般,讓她在呆然站在原地也不理會詩子的話。車子很快的就載著男學生離開了她們倆

的視線。

「那是誰?妳認識嗎?」

「沒有...不認識」小茜終於恢復正常,搖搖頭說道。

「剛剛他穿的...不是妳們學校的制服嗎?」

「妳們學校有這號人物嗎?」詩子回頭問小茜。

「小茜,快從實招來!妳真的不認識他嗎?」

「不...不認識啊!」小茜雙手左右擺動並說著。

「真是可疑喲~ 那為什麼妳幹嘛一副失了魂的樣子?就好像忘了什麼東西似的。」詩子

叉腰問道。

突然詩子似乎想到什麼重要的事情了。

「啊!!糟糕了!我忘記今天有早修!」

「小茜,我先走啦!」說完詩子便衝往學校去了。

小茜微笑著送詩子離開。


很快的,剛才的好天氣馬上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天空又開始烏雲密佈,小茜走到了紅色

舊郵筒所在的十字路口,望著平常她待的那個小空地。那是一塊只有一棵柿子樹的空地

,上面並沒有任何的建築或是農田。

雨開始下了...

「忘了...什麼嗎?」回想剛才詩子所說的話,小茜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老舊站牌被雨水打濕,生鏽處很快就染成了古銅色,沒帶著雨傘的小茜望著那塊空地沉

思著。


午後雨停了,夕陽染紅了天色,學校圖書室的一隅有著小茜的身影。小茜借了些書,十

分專心的畫著自己所描繪的故事書。似乎是告一段落的樣子,小茜深深嘆了口氣,將故

事書給蓋上,隨後將借閱的書籍也放回了書櫃,該是離開圖書館的時候了。


在回教室的走廊上,熟悉的旋律回蕩在小茜耳邊,她稍微找了一下發出旋律的位置,她

從窗外看到了鋼琴練習室的窗戶,透明的窗戶隱約看到了上學時看到的那位男同學正在

彈奏這首樂曲。這個旋律將小茜的記憶喚了出來,她想起了某個下雨的日子,她經過紅

色舊郵筒時,有一名沒有帶著雨傘的男生從她身邊匆匆的跑過,回頭一看,發現那個她

所等待的男孩出現在那塊空地的柿子樹下...。 小茜突然想起來這個人是誰,因此匆

匆忙忙的下樓趕往鋼琴練習室,她急促的呼吸表現了想要快一點見到那個人的心情。在

樓梯的轉角處剛好有一名穿運動服拿著羽毛球拍的女生經過,因為小茜的匆忙而兩人面

對面撞倒在地。

「啊啊!」

兩人因來不及閃避而發出的悲鳴聲,兩人手上所拿的東西也跟著一起掉落在走廊的地板

上。

「啊~~ 好痛喲!」身穿運動服的女學生這麼說道。

「對,對不起」小茜似乎沒什麼大礙,雖側躺在地上但仍轉身和對方道歉。

小茜爬起來一看,這不是詩子嗎?怎麼會在這?

「咦?詩子,妳怎麼會在這裡?」小茜說道。

被撞倒在地的詩子聽到對方的回應後也爬了起來。

「啊咧!這不是小茜嗎?我是來參加校際社團交流賽的。」

「話說回來,妳在急什麼啊?」詩子這樣反問小茜。

「沒,沒事!」小茜雖然嘴裡說沒事,但是身為好友的詩子很快就看出端倪。

「那我先走了!」小茜說完轉身又繼續往樓下鋼琴練習室奔去。

看著遠去的小茜,詩子身為局外人一下就看出有問題。

「看起來不像是沒事情哦。」

「不過小茜這陣子有些消沉,能看到她開心起來真是再好也不過了!」

詩子一邊替小茜開心一邊說著。


總算是來到樓下鋼琴練習室旁的樓梯口,小茜喘了口氣,大概是平時運動量不大的關係

,所以跑一小段路格外喘。在她的眼前正是鋼琴練習室的教室名牌,下定了決心後,小

茜走向了鋼琴練習室的門口。她將門把輕輕搖下,門鎖並沒有鎖上因此很輕易的打開了

練習室的門,隨即映入眼簾的是一台大型的鋼琴,本來有些期待的小茜臉上充滿了失望

。因為方才還在樓上看到的窗戶現在是窗簾緊閉,而鋼琴鍵盤蓋也是緊緊的蓋上,看起

來像是沒有人用過的樣子。小茜腦海中閃過那個在樹下的男生身影,她確定就是那個人

在這邊使用這個鋼琴彈奏出那首曲子,但是這個房間卻一個人也沒有...。


「有事嗎?」

一名男學生的聲音傳到了小茜的耳裡,小茜轉頭看到門外有一名外貌清秀的男學生,手

中拿著一串鑰匙正面向她問著。

「沒有,只是聽到這裡有鋼琴的聲音傳出來」小茜有些緊張的回答著。

「咦?這就怪了」男學生臉帶微笑的說著。

「這間房間是我剛才拿鑰匙打開來的。」男學生拿起鑰匙對小茜說著。

「那剛才是誰在這彈鋼琴呢?」小茜滿臉疑惑的又向房間內瞧了瞧。

「妳這人說話還真奇怪呢!」男學生一邊說一邊拿著鑰匙走進了鋼琴練習室。

他走到鋼琴前拿出了其中一把鑰匙打開了鋼琴蓋,證明了這個鋼琴是鎖起來的。

「妳看。」男學生按了鋼琴鍵試音給小茜聽,這音色確實不像剛才有人彈過的樣子。

「剛才根本沒人用過。」

小茜一臉驚訝又疑惑的表情,因為她確實是聽到了鋼琴聲所以才來到這個房間,但卻發

生了這樣奇妙的事情,令她有些難以置信。


這天放學後,小茜依舊到了那塊只有一棵柿子樹的空地上,雖然雨已經停了,但天空仍

然烏雲密佈,隨時都還有可能繼續下雨。風將草皮吹動的聲音傳到了小茜的耳裡,天空

的雲飄得相當快速,小茜眼前的景象相當的蕭瑟悽涼,正常來說那棵柿子樹應該是果實

累累,但現在沒有人照顧的關係,已經幾乎瀕臨死亡的命運。樹上的烏鴉叫聲一直在空

氣中回蕩著,有一隻烏鴉正試圖吃下最後一顆柿子,牠啄了幾口後便飛走了,這顆柿子

則在烏鴉飛走後產生的震動下落地摔爛。


隨後,雨開始下了,沒有帶著傘的小茜則繼續在這裡等候那個不會出現的人,不管刮風

下雨她一直都來這個地方等待。不久來了輛老舊的公車到紅色舊郵筒的站牌這停下,從

車上下來了一位男學生,他下車後撐傘時發現了正在雨中等待的小茜...。


憂愁的鋼琴旋律持續從鋼琴練習室中傳出,如同描寫著這一天蕭瑟的景色一般,也彈出

小茜心中那揮之不去的往事。彈鋼琴的人並非小茜從窗戶外看見的那個人,而是借用鋼

琴練習室的那個男學生。突然小茜聽到了腳步聲朝她走近,驚覺得向後回頭,她看見了

那個在鋼琴練習室中彈奏的那個人,那個出現在她記憶深處的人,他正拿著傘幫小茜遮

雨。

「妳在等人嗎?」這個男學生問。

「啊?」小茜有些疑惑,為何他會知道自己在這邊做什麼事情。

「因為我常看見妳...像這樣站在這裡。」男學生關心的行為讓小茜有些感到不習慣。

「我不要緊的。」大概是不習慣和陌生人交談,小茜馬上就跑開了這塊空地到對街上的

公車等候亭避雨。

男學生隨後也慢慢走到了等候亭這繼續和小茜交談。

「妳和人有約嗎?」

「咦!?」小茜很驚訝他居然看出自己行為的用意。

「是誰那麼狠心,居然會忘記和妳的約定。」

「和妳的...約定?」撐著傘的男學生繼續在等候亭外和小茜說著。

這時剛送男學生到這裡來的那輛往學校的老公車又從學校開回來了,小茜什麼也沒對男

學生說就上了公車離開這個路口。上了公車後的小茜低頭沉思,那個男生到底是誰呢?

不久後她想起這個人是誰了。

「約定...!?」

這時小茜腦海中浮現了那個在柿子樹下男學生的影像。

小茜從後車窗看著那個男學生的樣子逐漸遠離...。


第二天,天氣恢復晴朗,小茜仍舊來到圖書館去進行她的故事書繪製作業,這天詩子也

到了這裡找小茜。進了圖書館後沒有多久,詩子就找到了擁有兩條大麻花辮特徵的小茜

了。

「啊!找到了找到了!」

「咦?妳在畫什麼啊?」

「圖畫故事書。」

「真的啊!書裡都講些什麼呢?」詩子還沒看到圖畫就開始問起內容來了。

小茜沒有回答,翻開了第一頁給詩子看。

「柿子樹和猴子?」

「沒錯,講的是一隻不會爬樹的小猴子的故事。」小茜回答道。

「咦?生為猴子卻不會爬樹嗎?」詩子多了些新的疑問。

「是啊!小猴子在深山裡發現了一棵熟透了的柿子樹,很想吃吃上頭的柿子。」

「但是,牠卻不會爬樹。」詩子接道。

「嗯!所以為了摘到柿子,牠又是搖樹又是丟石頭的。」

「卻還是摘不到柿子嗎?真可憐!」

「這時樵夫叔叔出現了,於是小猴子趕緊躲了起來,樵夫似乎也想吃柿子,於是...」

畫頁上出現了一張砍倒樹的畫面。

「樵夫叔叔從砍倒的樹上撿起了幾個柿子放進懷裡,就匆匆忙忙的下山去了。」

「太過分了!怎麼會為了幾顆柿子要就把整棵樹砍倒?」詩子忿忿不平的說道。

「不過小猴子也很走運啊!這樣剩下來的柿子可讓牠撿不完了。」

詩子馬上看到了下一頁。

「怎麼會這樣?為何牠不把柿子撿回去呢?」詩子很吃驚的說。

「我倒想問妳,詩子。妳到這裡來做什麼呢?」

打斷詩子看故事書的興頭,小茜這樣問著。

「對了對了,這給妳!值日生的週番日誌!」

詩子馬上將手上拿的厚厚一疊週番日誌交給小茜說道。

「為什麼妳會有這東西呢?」小茜不解為何隔壁校的她會有自己學校的值日生週番日誌



「交流賽中我的比賽對手拜託我的。」

「不成,我得趕緊去社團了,那下週起就麻煩妳囉!Bye!」

交辦完事情後詩子馬上就走了,留下拿著週番日誌而滿臉驚訝的小茜在原地。


鋼琴練習室中,那名先前和小茜打過照面的男同學,今天也如同往常般來到這練習,當

他開始彈奏曲子的時候,風也開始吹起了...


小茜正在圖書館中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時放在桌上的週番日誌開始翻動了起來,

小茜注意到了這件事情,突然翻動的日誌到了某頁自動停了下來。這時小茜看到了這天

的值日生名字不禁嚇了一跳,這一天的值日生簽名,上面寫著「折原浩平」。小茜終於

想起來那個在鋼琴練習室中彈奏鋼琴的人和在公車等候亭中和她說話的是誰了,正當小

茜離開圖書室後,在上次聽到鋼琴聲的窗戶看到了折原浩平在鋼琴練習室中的模樣,腦

海浮現那個從她身邊淋雨跑過的男孩子模樣。

「折原...浩平...」

於是她急忙著跑到鋼琴練習室中找尋浩平,來到鋼琴練習室門口前,小茜心想這次不會

錯過了。她輕輕的搖開門把,隨即看到的那位正在彈鋼琴的男同學,正是折原浩平。

「折原浩平同學...」小茜生疏的說出他的名字。

「妳還記得我啊?」

小茜點點頭表示。這時教室外正下著雨,走廊上有著那位在鋼琴練習室練習的男同學身

影,他看到這兩人已經重逢後,就默默的離開了。


外頭的雨不斷的下著...連那顆柿子樹上的柿子也不斷淋著雨。

「你是我一直在等待的青梅竹馬。」

兩人從學校一路走到了那紅色舊郵筒前一邊聊著。

「青梅竹馬?」浩平帶有點疑問的回答。



浩平的腦海回想到年幼時的他,在神社難過的往事。


「這世界上根本沒有永恆。」


年幼的他在地上撿起了他最喜歡的那個變色龍型鉛筆盒,從水漥中看見了自己的倒影

和滿天的彩霞。

「有的。」一個少女輕輕的聲音傳到了浩平耳中。

「咦?」

浩平這時看到了從石獅子後方走出了一個穿著浴衣的小女孩,她緩緩走上前對著雙眼

淚光的浩平又說了一次。

「這世界上有永恆的。」

「就在這裡。」

「就在這裡...」


看著雨景的浩平回想起這樣的往事。

「再過不久,這塊空地也要消失了。」小茜帶有些難過的表情說著。


看著樹上的烏鴉飛走,樹上又有一顆柿子就這樣從樹枝上掉落。



「這是我一直沒能交給你的禮物」

「謝謝你願意聽我說話,請你收下吧!」

小茜拿出了一個約手掌大小的方形禮物盒遞給浩平。

浩平稍微愣了一下子,還是將這個以前沒收到的禮物給收下了。

「妳的生日是什麼時候?」浩平這麼對小茜問著。

小茜並沒有回應,遠方那輛老舊的公車又從山上開下來。

這時車抵達了公車等候亭,浩平將粉紅色的傘還給了小茜,走上車前對著小茜說。

「下次,換我來等妳吧!」

「一言為定。」

公車的車門快速的關上了,從車窗玻璃依然可以看到浩平微笑的表情。小茜看著這輛

公車遠去,直到消失在地平線為止,這時雨依然下著...。


冬季的某日,小茜拿著圖畫故事書經過了鋼琴練習室對側大樓的走廊,聽見從鋼琴練

習室傳來那熟悉的旋律,她微笑著離開那裡。這時詩子急急忙忙的從樓梯口跑出來,

和迎面而來的小茜又撞個正著。兩人又像先前那樣趴倒在地,但這次先回應的是詩子



「對,對不起!」詩子起身回頭道歉。

「什麼嘛!是小茜妳啊!」發現是小茜的詩子馬上口氣就比較不一樣了。

「什麼叫做什麼嘛?」小茜略帶開玩笑的回答。

「先不管這個了,對了!妳的新圖畫書畫的如何了?」

「進行的很順利呢!」小茜拿起掉在地上的圖畫書拍拍灰塵說道。

「那真是太好不過了!完成後要記得拿給我看喔!」

詩子也拿起掉在地上的羽球拍和裝備說道。

「好。」

「我得趕去社團了,那我走囉~」詩子有如急驚風般又馬上離開了。

小茜目送遠去的詩子後來到了鋼琴練習室,而這時鋼琴練習室的樂曲也正好停下來了

,彈奏樂曲的是上次那位開門的男同學,他回頭看見小茜站在門口拍手為他的演奏成

功鼓掌。

「冰上同學,你有進步呢!」小茜說道。

「妳總算是記得我叫做什麼名字了。」冰上這麼回答著。

兩人面對面微笑著,像是好久沒見面那樣。

「他在特別的日子裡,一定會再回來的。」冰上說道。

「咦?你說誰?」小茜有點疑惑的問。

「折原浩平」冰上一邊整理樂譜一邊說道。

「啊?」

「有這個人嗎?」小茜回答。

「不,妳不記得就算了。」

看著小茜一臉不記得有這個人存在的樣子,冰上也只好回答這樣。

「對了,音樂比賽快到了,要加油喔!」小茜這樣鼓勵著。


放在鋼琴上的值日生週番日誌被風吹到了折原浩平值日的那頁,而折原浩平的名字也

逐漸消失在日誌上...。


冬天過了,小茜經常待的那塊空地,也開始進行新的建設工程,而那棵大樹也就此消

失在這個小鎮上了。老舊的公車也淘汰掉,現在是新型的公車來接送學生上下學,季

節正變更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堂 彩 的頭像
千堂 彩

藍色空氣的回憶

千堂 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